廚師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劉建軍??時間:2019-06-17?【字體:??

夏季的林芝,天亮得特別早。當人們還在熟睡的時候,廚師宋彥忠已經開著他的三輪車出發了,他要為項目部幾十號人準備一天的伙食,挑選新鮮的泡菜食材則是這次采購的首要任務。

說起項目部的泡菜,這群在青藏高原上被曬得黝黑的漢子們,都咧著嘴,大加贊嘆:“這兒的氣候比較潮濕,有時雨一下就不停,大家的食欲減了不少,如果這個時候來碟宋彥忠腌制的泡菜,那酸辣的味道一定會讓你胃口大開……”

腌制一壇爽口的泡菜,正宗的泡菜壇是必不可少的。宋彥忠是四川人,來項目部報到時,拖著一個大大的皮箱,懷里還抱著一個泡菜壇子。壇子是宋彥忠父親年輕時在家鄉的土窯里買的,掐指算來已有20余年。“不管去哪,他都抱著這個壇子,跟傳家寶似的。”跟宋彥忠一起共事多年的辦公室主任老賀說。

早餐已畢,人們陸陸續續開始了一天的忙碌,熙熙攘攘的餐廳變得安靜了,洗刷完餐具,宋彥忠要著手腌制泡菜。

紅紅的辣椒、綠綠的卷心菜、長長的豆角被清澈的井水沖洗后變得嬌艷欲滴。“父親說泡菜分兩種,一種是熟水壇,另一種是生水壇,熟水就是涼白開,而生水就是直接用自來水,最好是用井水。我一直用井水,這樣泡菜會更加爽口清脆。”宋彥忠刷完泡菜壇,熟練地把各式各樣的蔬菜有序地放進壇子里,井水加鹽、酒、紫蘇,蓋子邊緣再倒上水密封……看似簡單的工序,宋彥忠卻做得很慢,很認真,像是在搭建一座城堡,充滿虔誠。

“最好三四天就去翻動一下。但千萬不要用沾油的筷子,不然菜馬上會壞的。大約10天就可以吃了。”腌完泡菜,宋彥忠點了一支煙,倚在門口猛吸了兩口,薄薄的煙霧縈繞著他的臉。

“終于又有泡菜了”“宋師傅,下次回家再抱幾個壇子”“你一次夾這么多,給我留點”……只要有泡菜,餐桌上就永遠不寂寞,可能是因為這泡菜有鹽的味道、酒的味道、雅魯藏布江的味道,或是宋彥忠思鄉的味道。在這片遠離故土的高原,也許一碗稀飯、一碟泡菜搭配出來的美味,可以讓這群筑路的漢子無論游走多遠,都能吃出故鄉的特殊味道來,忘記思鄉的苦惱……

剛剛開壇的泡菜已經見了底兒,宋彥忠又開始忙著腌泡菜了……

像宋彥忠這樣的廚師還有很多,是他們讓這支筑路大軍無論身處何地,都能吃到可口的飯菜,喝到一碗熱湯。寒來暑往,苦心鉆研或改良菜品的烹調方式,認真合理的搭配菜肴的營養成了他們每天要思考的問題,廚房里“叮叮當當”的撞擊聲早已成了悅耳的交響曲,“廚師帽”“白圍裙”是他們永遠不變的華美霓裳。面對豐盛的飯菜,除了贊美之詞,他們更期盼的是食物入口挑動味蕾的一剎那,讓你想起記憶里的味道。


山东群英会时时彩遗漏